刺蝟公社 / 待分類 / 中國言情“小甜餅”,非洲人民也喜歡

分享

   

【深圳到香港集運】中國言情“小甜餅”,非洲人民也喜歡

2020-10-17  刺蝟公社

    中國網文的“牆外開花”之路。


    作者 | 佳璇
    編輯 | 楊晶

    打開起點國際APP,在英語作品分類中,女頻暢銷榜單第一名的網文小説,是菲律賓作者KazzenlX的《Hellbound With You》。她今年25歲,是一名職業教師,於2019年1月4日開始在起點國際寫網文。

           圖源丨起點國際女頻暢銷榜

    激發這位菲律賓年輕人創作激情的作品,是一部經過英譯的中國言情小説——《許你光芒萬丈好》。這是國內言情網文大神“囧囧有妖”的代表作之一。在雲起書院連載期間,該作長踞銷售榜第一,曾創下讀者總推薦數超400萬、總訂閲超2.6億的好成績,為2017年度原創風雲榜第五名。

    在登陸起點國際後,《許你光芒萬丈好》英文版穩居Power Ranking(海外月票榜)與Popular(人氣榜)亞軍。與此同時,該作還授權越南文、泰文、土耳其文、中文繁體等多種語言版本進行電子出版,於2018年授權越南排名前五的文化企業進行影視改編。

    囧囧有妖《許你光芒萬丈好》英譯版

    圖源:起點國際APP

    閲文旗下非洲網文應用"Ficool"的內容運營閻琳告訴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即便是在遙遠的非洲,這本書的數據表現也非常出色。”

    雖然最受用户喜愛的內容分類,在不同地域內還是會有差別,但整體上看,愛情還是全世界讀者永恆的主題。除了囧囧有妖的言情小説之外,非洲榜單的TOP1也是來自中國的言情“小甜餅”——《抱歉我拿的是女主劇本》,作者是雲起書院大神作家百香蜜。閻琳表示:這本書老少咸宜,不分國界,堪稱一部“神書”。

             百香蜜《抱歉我拿的是女主劇本》英譯版

    2020年,TikTok夾縫求生、Wechat風波不斷。在互聯網內容出海頻頻遇阻的當下,網絡文學緩慢灌注的文化土壤,並沒有“板結”,仍然在世界各地漸漸開出花來。

    為愛發電

    “中國網絡小説讓美國小夥戒掉毒癮”,這大概是2017年網文領域最出圈的新聞之一。

    美國人凱文·卡扎德因失戀痛苦成了“癮君子”,後經網友介紹偶然入坑《Coiling Dragon》(《盤龍》英文版),結果“徹底陷進去了”。他一整天不吃不喝,一連讀了五六部(《盤龍》共二十一部),相當於中文一百多萬字。之後半年裏,他在不同的翻譯網站同時追更15部中國網文,竟然成功戒掉了毒癮。

     《Coiling Dragon(盤龍)》丨圖源:武俠世界

    這事兒傳到國內,第一次讓本國網友意識到,原來中國網文竟然走出了國門,也讓一個專門進行中國網文翻譯的網站——WuxiaWorld(武俠世界),走入大眾視野。

    美籍華裔賴靜平,網名RWX(任我行),是WuxiaWorld網站的創始人。從小痴迷武俠影視和小説的他,曾利用業務時間,無償翻譯金庸、古龍等作家的許多作品,以供外國網友閲讀。但和過去中國經典文學“走出去”面臨的困境相似:東西方文化差異大、翻譯問題難解決、生產效率低……讓這些譯本很少有人問津。

    正是網絡小説帶來了轉機。

    2014年,賴靜平翻譯了國內大神作者“我吃西紅柿”的玄幻小説《盤龍》。這部典型“爽文”迅速俘獲了大量國外讀者。賴靜平隨即創立了專門對中國網文進行英譯的網站WuxiaWorld,而後又辭掉了美國外交部的工作,專職運營網站。2017年,WuxiaWorld的日訪問量約為500萬,獨立用户量為30萬到50萬,一度成為全美最受歡迎的2000個網站之一。

    《盤龍》的確有着進行海外傳播的先天優勢。這部作品屬於中國網文類型中的“西方玄幻”。林雷·巴魯克等西方化的人物命名,“地水火風”等典型西方四元素的運用,讓這部作品率先從“外殼”上突破了西方讀者的“心理防線”。而故事本質上符合典型中國網文的慣用思路:節奏快、情節爽、表達淺顯易懂。

    賴靜平常説:“天下'小白’是一家”。歐美年輕人也和國內年輕人一樣,希望從小説中獲得“爽感”。而草根逆襲的故事表達,捨生取義等具有東方特色的價值內涵,勾起了西方讀者濃厚的興趣。這部長達300多萬字的《盤龍》,乃至而後的多部武俠、修仙、玄幻類小説,成功吸引到了一批國外“死忠粉”,讓中國網文在歐美市場撕開了一條小口子。

    鋪天蓋地的報道,讓大眾感到驚訝。還未在國內完全得到主流認可的網絡文學,竟然成了外國人眼裏的“香餑餑”?這一事件讓國人民族自豪感“爆棚”。

    有傳言説,美國人到中國的二手書店批發玄幻小説,帶回國售賣,十分火爆。賴靜平表示:這不太可信。“都還沒翻譯出來,賣給誰去看呢?”

    “武俠世界”之所以取得了一點成就,最主要的原因是,這是第一次通過翻譯讓西方人接觸到了中國網絡小説。而實際上,和日韓文化在海外的影響力相比,中國網絡小説依然是小眾中的小眾。

    日更4000部

    “網文更新的速度太慢,不夠看怎麼辦?”

    和國內日常催更的讀者一樣,國外讀者依然面臨這個問題,而且嚴重得多。

    根據艾瑞諮詢發佈的《2019年中國網絡文學出海報告》,影響海外網文用户體驗的最主要因素,是網文出海的效率。超八成的用户會把“作品更新穩定,題材多樣”作為選擇平台的第一要素,他們常遇到的問題是“正在更新的小説更新太慢和突然停更”,“想看的小説沒人翻譯”。

    艾瑞諮詢《2019年中國網絡文學出海研究報告》

    事實上,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網絡文學作品的庫存就達到了1646.7萬部,而所有出海平台出海作品總量不到500部。這其中存在着巨大的市場空白。

    “大多卡在翻譯這個問題上”,推文科技的創始人童曄説。

    過去,出海平台採取的方式多是人工翻譯。比如武俠世界的創始人賴靜平,以及許多熱愛網文的民間愛好者,或是小型翻譯工作室。但人工翻譯的產能,遠遠供應不上國外讀者的需求。

    同時,人工翻譯也拉高了網文出海的成本。網文作者的稿費和專業譯者的酬勞疊加,無論是讀者還是企業,都難以承受。而行業內,翻譯網文的報酬基本是200元1000字,和同聲傳譯、金融、法律、醫療等領域相比,這個價格無法吸引到優秀譯者。

    提高翻譯效率,迫在眉睫。

    2017年,童曄在中國發行量最大的日報《參考消息》任職。隨着機器翻譯、AI翻譯逐漸應用於新聞領域,他開始思考:是否有機會將AI翻譯運用在其他行業呢?

    網文翻譯的巨大挑戰,反而成為了他的前進方向。

    2017年11月,推文科技成立。這是一家專注於研發AI翻譯生產分發系統的技術公司。首先要攻克的目標就是網絡文學。9個月後,全球首個網絡文學人工智能翻譯系統上線。

    在翻譯精準度上,推文科技團隊對於這套系統頗有信心。他們向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表示:“100分滿分,專業譯者可以做到85分,我們2020年最新版本的AI解決方案,翻譯質量能達到穩定的80分 ”。同時,團隊也不會只滿足於AI翻譯的80分。在AI翻譯前後,會有大約30%的人工介入,進行專業精修。

    保證質量的同時,翻譯效率也得到了提高。據介紹,“推文科技”的AI翻譯系統能夠全自動監測、抓取、翻譯和發佈獲得版權的中文小説,使行業效率提高3600倍,成本降低到原來的1%。這意味着,1000字的翻譯,人工需要1小時,AI只需要1秒;100萬字的翻譯,專業譯者需要20萬元,AI只需不到1000元。

    中國網文聯合出海計劃啓動儀式丨右七為童曄

    童曄説:“一部網文,從翻譯到最終全球上架,最快只需要48小時。”截至2020年10月,超過70家網文CP公司入駐推文科技搭建的網文出海開放平台funstory,推文日更英文小説突破4000部,日更內容量位居行業第一。在童曄眼中,這是中國小説真正實現海外實時數字出版。

    牆外開花

    網絡上有一種説法:中國網絡文學,與美國好萊塢大片、日本動漫、韓國偶像劇,並稱為“世界文化四大奇觀”。

    誠然,從影響力維度上看,中國網文難與其他三者媲美。但從內容模式上看,網絡文學的確是中國特有的產物,它誕生於國內,再把這種內容模式傳播到了海外。

    如果説,推文科技致力於打破長久以來最大的阻力,建立翻譯的“管道”系統,將國內已存蓄二十年的網文資源,向海外大規模輸出;那麼,於2017年5月成立的起點國際,則是願意花費數年時間,精耕細作,在牆外孕育網絡文學自發生長的“沃土”。

    “第一階段,是把我們熟知的國內仙俠作品翻譯出海,在國外吸引到死忠讀者。這部分仙俠玄幻的翻譯作品打開了海外讀者瞭解東方神祕力量的大門,培養了全新的內容消費習慣。”閲文旗下非洲網文應用"Ficool"的內容運營閻琳説。

    “而第二階段,就是海外讀者中會誕生出一部分原創作者,部分作者會模仿中國出海網文的框架創作,但也有部分作者是基於當地的文化、歷史、宗教創作具有本地特色的作品。本地特色的作品反過來也幫助我們更全面瞭解用户的內容偏好,提升了內容豐富度。”在閻琳看來,目前已經進入了網文出海的第二階段。

    這種模式很“起點”。或者説,這種模式很“中國網文”。

    國內的網文作者,大多是由網文讀者轉化而來。而在海外,也有許多讀者因為閲讀中國網文,產生了創作激情,走上網文創作之路。從海外讀者到原創作者的轉變,是出海網文APP發展到一定規模體量時,具備寫作能力的用户的自然需求。同時平台也會推出相應的作者培養機制,一方面是推動本地化內容的增加,一方面也提高了用户黏性。

    而本土網文作者這個羣體,大多也有通過寫作賺錢的需求,可能受限於本地出版業務不發達或出版門檻過高,於是便入駐平台,通過寫網文來賺取收入。

    在這個過程中,中國網文作為一種內容文化,具有潛移默化的影響。

    閲文作者橫掃天涯的玄幻小説《天道圖書館》,是近年來網文出海的標杆作品。而在閲文旗下非洲網文應用“Ficool”中,一位剛看完《天道圖書館》的非洲讀者在讀者羣裏徵求相似書籍的推薦。

           《天道圖書館》非洲讀者的求書帖丨閻琳供圖

    隨着原著小説和影視IP的“配套”出海,還有非洲讀者詢問大家:《全職高手》的書更好看,還是電視劇更好看?

          非洲讀者提問帖丨閻琳供圖

    還有網友發現,國內一些比較有民族特色的網文,已經開始被韓國、日本、東南亞作者借鑑,點開一部外國作者的小説,從主人公名字和設定、到故事套路和背景,全是“中國風”。

    “的確有這樣的情況。”閻琳説,“一些海外作者會把主人公取成中文名,來吸引讀者,甚至書籍封面也會選取亞洲面孔。”

    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説明,作為一種內容模式,國外讀者已經對中國網文建立起了有一定深度的認知,產生了相對普遍的好感度。

    這種文化已經在牆外“紮了根”,慢慢地成長着。而網文出海的建設者們,依然在向更遠的地方探路。

    參考資料:

    [1].《願“道”與你同在,中國網絡文學闖入英文世界》.南方週末. 2017年3月16日

    [2].《金丹、元神、神仙怎麼翻譯?網文出海邁入“3.0”時代,聽聽譯者怎麼説》.上觀新聞. 2019年6月26日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